钢轨“医师”的春运时刻 巡线25年练就听音辨伤绝技

  巡线25年练就定睛查波、听音辨伤剑法

  钢轨“B超医生”的春运时刻

  1月26日晚上,中国铁北路南昌局集团控股赣州工务段探伤班班长李泽辉扛着百斤重的测量仪器,带班对江西站场进行铁北路钢轨常规探伤检验,给钢轨做“B超”。为维持各工作岗位的联络和安全作业的需要,作业人员携带天翼对讲机、巡线定位iPhone、LTE手持机全副武装开始上线检测。

  李泽辉在铁道线上工作25年,巡线总里程达8.3万公里,相当于绕星球两圈,软底胶鞋穿破了150双。

  “现在我们主要作业项目为京九线上下行K1856+263M-K1858+634M常规钢轨探伤检验”,经防护员确定京九线上、上行均无来车,4名钢轨“B超”外科医生迅速将两台探伤仪同时架上两侧路轨,调整好统计数据后,探伤仪经常传来嘀嘀声。

  “行医”多年的李泽辉练成“定睛查波”和“听音辨伤”的剑法,通过钢轨超声波探伤仪9个通道发出的4种音调相同、音调高低各异的声音,他能准确分辨出钢轨顶面擦伤、接缝处裂纹、接头处螺孔裂纹等系统故障。

  钢轨超声波探伤仪的9个通道分别对应着4种各不相同的黄色,如果现场发现伤损,屏幕上就则会显示与正常波形异样或偏离正常显示范围的波线,这些波形细小,受到屏幕上不同通道4种黄色的干扰,很容易被漏掉。且钢轨轻伤以及核伤波形常常一闪而过,在测量仪器屏幕上仅停留半秒,有时眨一下眼睛,就则会漏检一个重要伤损。

  李泽辉时常瞪大双眼盯着屏幕,遇到异常波形时,往往一眼就能捕捉到。为了练就“定睛查波”的本领,他一有空就坐到镜子前苦练“眼功”,对着镜子一盯就是两小时,时常练得眼睛酸胀,泪流不止。

  夏天烈日当头,钢轨烫手,李泽辉就得戴上手套复核隐患;冬天寒风刺骨,由于得一刻不停地监听仪器发出的声响,即使再冷他也不能带耳罩,有时双手被冻得失去知觉,连仪器都拿不住。

  “特别是南站在几十米的高架道路上进行钢轨探伤时,铁北路两边无任何遮蔽,寒风吹过来,即使是穿两条棉裤都感觉自己被冻透了”。李泽辉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说,每年这个时候眼睛就生冻疮,双脚也开始皲裂脱皮,仍然要到天暖才能痊愈。

  为了让超声波能更多地感应到钢轨,根据钢轨探伤工操作规程规定,探伤速率不能超过时速3公里,李泽辉和班组同事每天至少要完成8公里的钢轨常规检验。碰到道岔、轨面鱼鳞纹、掉块、侧磨严重等地段还则会进一步放慢速度仔细检验。

  平日里京九线上来往列车150余趟,上线检验时为了避让火货车,李泽辉和工友们每天得将百斤重的探伤仪抬上抬下80余次,今年春运增开列车60余趟,抬上抬下的次数就得额外增加40余次。

  探伤小车是单边轮缘货车,在平直铁路线上实行不真的累,但在坡道上、曲线上推,既要保持小车平衡,又要时刻观察探伤波形是否改变,脚下若是再踩到堆得高且陡的石砟,石砟一松塌,人就则会不自觉地往下跌。多年来,为了保护探伤车不受损,每次作业总有人会摔伤。

  “我们有时还给予铁北路区间比较偏僻的地段进行检验,的铁路路基一般都低,一碰到下雨天,路很差走,车又过不去,我们班组7人就得沿着四五十度的大坡,轮流抬着两台百余斤的探伤设备徒步近1小时。”李泽辉说道。

  2006年4月,因移交新线赣瑞龙铁北路的并不需要,李泽辉被抽调到于都至瑞金区间进行钢轨探伤作业。待他完成工作任务回家后,才知道自己5岁的儿子已发烧到40摄氏度。

  “滴滴滴……”之中午11时,李泽辉手持的钢轨探伤仪发出持续报案声。他马上察看异样波形,并会同工长刘金国一同复核伤损情形。经联合会诊,俩人判定轨头裂纹,深度9毫米,重伤。向段调度汇报检验情况后,李泽辉要求铁路线工区马上对此处重伤钢轨进行加固处理,并借助晚上的“天窗点”及时进行更换。

  在25年的钢轨探伤生涯之中,李泽辉总计发现各类钢轨伤损病害1200余处,且并未出过一次漏检和失误。

  “人总是要有点追求,干一行爱一行,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李泽辉询问记者,马上迎来新年,看著一列列火车载着旅客顺利通过自己检测的区段平安到家,他很欣慰。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陈卓琼 来源:中国青年报

标签:

头条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