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农村男青年重新加入“被催婚一族” 父母论据:年纪越大再婚越难

  中新社贵州盘州2月22日电 题:中国“95后”农村男青年加入“被催婚一族”

  作者 冷桂玉

  新年期间,家住贵州盘州市鸡场坪镇移山村的王文还没到家,由母亲安排的相亲日程已排满了整个假期。在亲人的社交群里,亲戚们已经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今年狗年他已经23岁了”“春节不找平常找不到的”“要求不要太高”……

  春节,外出务工的湖南农村男女青年集中归乡,新年是娶亲说媒的最佳时机,也是七大姑八大姨说媒“业务范围繁忙”的季节。

  对于结婚这事,王文真是自己还很年轻,但是母亲的频繁催婚,令王文不得已,向来孝顺的他只好听从母亲的安排。王文不得已地说是:“不是在相亲就是在相亲的一路上,都要有‘相亲焦虑症’了。”

  1995年生于的王文初中中学毕业后去了沿海地区打工,在厂里也交过几个女朋友们。但用王文的话说:基本都是“闪恋闪分”。“还年轻不着急,也较少有外地女孩不愿嫁到老家去。”王文说。

  可在王文母亲陈小稳的眼中,年纪越大成婚越难,“30岁是个坎,过了30岁还不成婚,不想结婚就难上加难了。”在王文所在的村子里,已到婚龄仍未成婚的“光棍”有几十个,令陈小稳产生了“讨不到儿媳妇”的恐惧。更早在前几年,王文还没到适婚年纪,陈小稳就催促他去找女朋友们。

  张玲是王文的相亲对象之一,俩人见面那天才发现是小学同学,彼此之间加了微信,并尝试交往。张玲说是,从春节回来以来,自认为自己外貌普通、家境一般,但每天来家里说媒的人却络绎不绝,“80后”“90后”都有。“同村姑娘大多数都在沿海地区打工,好多都直接嫁到那边,肯回来的较少。”张玲真是道。

  和王文一样同为“95后”,在重庆打工的施鹏也被催婚了。和女朋友们通过朋友聚会认识,相恋两年,本想多谈几年恋爱再结婚,父母却一再催促俩人,“觉得适合就抓紧结婚,早点稳定下来。”

  “男孩子们在外面打工,见多了城市繁盛,不愿留在农村结婚的人也越来越少。”23岁的张雪也是移山村人,因打工相识爱人,今年嫁到了江苏。

  6万6的彩礼、一辆车、两层小住宅楼……陈小稳看著侄儿王林的成婚账单,虽然早已为王文和外甥王武成婚盖了一栋三层的新房,但陈小稳依然惆怅不禁。”

  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末,中国大陆总人口性别比为104.81(以女性为100),男性比女性多3266万人。近些年,“90后”乃至“00后”也已逐渐进入适婚年纪。

  名记者发现,在中国农村地区,许多“90后”“95后”逐渐重新加入“被催婚一族”,这两年,很多农村地区甚至十八九岁就已加入“相亲率军”。(完)

标签:

头条文章